2019-11-01 06:51:09 登录注册 RSS

当前位置: 公理网 >> 投诉不良 >> 愚昧与毒害

愚昧与毒害
发布时间:昨天 14:09| 来源:公理网 | 点击发表评论
1楼.愚昧与毒害:
我在福建的成长环境就是被愚昧化,毒害化。什么是愚昧化,我有学习的激情,却屡屡被人剥夺,我觉得是闽人的观念,这个地方存在很严重的门第歧视,我是底层人,家徒四壁,而且还不是本土诞生的人,是母亲抱着襁褓里的我改嫁到了福建南平一带,所以他们的思维里我是一个外乡人。既然不是闽人血统,又不是富裕家庭,那么首当其冲被人压迫、歧视,我只能老老实实,任人宰割,这样才可以平安,如果我要获得知识,活得精彩,要文艺激情,做个自己,不按照别人的规划去做人,就会刺激周围人的神经,与他们的观念冲突,这就是我从小到大一直被人精神摧残的原因。无论是南平县城乡镇的农村,还是后来的福州,我都是因为要努力学习,获得知识,摆脱愚昧和浑噩的枷锁,却总是被人推入深渊,给我套紧了枷锁,似乎就是不许我到文艺的彼岸去看那花开的样子。
什么是毒害化,闽土风气就是对我最大的毒害,这几十年来,无论是谁都没有整饬风气,让这里实现行为上的文明,精神上的乐土。毒害是我从小到大所遭遇的,包括母亲被虐待,毒打,后来精神奔溃喝敌敌畏自杀,现在福州有人却不择手段要掩盖我的成长,不让世人了解我的故事,就好像我生来就是异端。毒害也包括后来我出门在福州受到种种诽谤和打压,一些人看不惯我热爱文学,仇恨我要做个有文化的人,所以他们互相勾结,心计表里如一,频繁造成我的失业,困顿,最后我把所有的书当成废品卖掉,一无所有去了北京。不仅我在外地会受到闽土势力的骚扰,他们还派人到我的农村里去鼓动,联合农村人集体对我丑化,继续污蔑,好给他们准备材料,直接在全天下对我彻底摧残。
我回老家办理二代身份证的时候,镇里就有人跑到村里来询问,至于谈什么,我不知道,但是看村人的微表情,与我的对话就已经浮现端倪。比如一些人很严肃的问我,在外地我都干了什么,有没有参与反清复明的事,一些人还故意鼓吹自己爱社稷,爱本朝,真有这么爱,也没见你们祖辈在元清的时候为宋明牺牲。我觉得自己属于思想犯了,为什么,我追求自由,是在自己的想法,理念,并没有去马路上演说,或到什么机构去游说,所以,我被当成属于类似反清复明的分子,我觉得是被人恶意诽谤,估计是凑人数。就是这样的恶意,于是造成了我
(1/2)

最新新闻

手机浏览

公理网 版权所有

公理网 Total 0.084862(s) query 7, 报料QQ:点击这里

给我发消息